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散打难商打

2018-12-03 15:34:18

散打 难“商打”

文/图 特派 施绍宗 本报武夷山10月24日电

正在武夷山市举行的第6届散打世界杯,是两年一届的散打世界杯次在中国的一个县级市举行。前5届比赛都在省会城市或者直辖市举行,第1届在上海,第2届在广州,第3届在西安,第4届在哈尔滨,第5届在重庆。本届比赛“降级”到县级市,开幕式也被不少行内人士认为是“县级市水平”。

不管在那里举行,历届散打世界杯的共同点是都在中国内地举行,这与包括了散打与套路在内的武术世锦赛不同。作为世界性比赛,规模比武术世锦赛小得多的散打世界杯一直未能走出国门,不能不说是一大遗憾。不过,与未能走出国门相比,在大众中影响力较低才是散打世界杯的问题。

想当初,散打世界杯刚推出时是作为一项市场运作的商业化比赛。第1届在上海举行的比赛,承办方作出了不少努力,效果如何另当别论,但场面确实十分热闹。

商业化运作路子走不通

第2届在广州,比赛投资商终很不情愿地成了“赞助商”,广州某地产商人终亏了几百万元。2004年的这届比赛票房极差,据悉只卖出几万元票款,但打税却要近20万元,还不如全部赠票。当时比赛投资商与操盘手的失误是以为散打世界杯有观众、有市场,然而,其实散打世界杯从创办伊始就不是一个真正与世界搏击接轨的商业性比赛,而只是武管中心为了完成散打世界比赛的序列而搞的一个比赛。

就像作为奥运项目的业余拳击比赛在票房上不可能像职业拳击赛那样具有商业价值一样,一直争取“入奥”的散打也不可能像职业搏击赛那样有票房。也正因此,在这些年来商业化搏击赛越来越红火的映衬下,散打世界杯的影响力越来越小就不可避免了。本届在武夷山市举行的比赛,比赛场馆是远离市区的武夷学院体育馆,观众除了行内人士,就是被组织前来观赛的该校学生。而且,这次比赛的资金来源是国家体育彩票,可见散打世界杯已无可避免地回到依靠体育行政体制资金支持的路子上。

不够刺激娱乐是主因

其实,散打如果单纯作为一项竞技运动来看,从项目的技术体系而言是成熟的,目前作为锦标赛的规则也是完全站得住脚的,其中的巧摔、快摔也能体现中国武术的特色和优势。但如果要彻底成为适合大众买票进场欣赏的商业化职业搏击赛,就必须进行大幅度的改革。毕竟,作为期待进入奥运会的对抗性项目强调的是安全而不是观赏性,就像跆拳道所展现的那样。而作为适合欣赏的商业化职业搏击赛,强调的则是刺激性和娱乐性。本来,两者大可各行其道,但由于的散打运动员资源都掌控在武管中心手中,而武管中心出于可以理解的种种原因,力主在比赛规则上必须体现中国散打的特色和优势,这就使得散打赛未能完全以市场化方式运行。而商业化搏击赛又因选手资源的贫乏而少了市场号召力,因此,国内的商业化搏击赛这些年来虽已逐步突破了行政垄断,但由于无法掌控现役选手资源,中国要想出现令搏击迷兴奋的、有中外选手参加的真正的商业搏击大赛还不很现实。

去年体制内外的商业性搏击赛呈井喷之势,到了今年却归于沉寂,一方面可能与去年10月底在海口举行的中国散打功夫王争霸赛上出现选手意外昏迷终去世的事件有一定关系,但似乎更与今年武管中心以组建国家队的办法加强对散打选手的控制有关。

今年,散打商业比赛至今杳无音信,多项传统比赛都没了下文。散打功夫王争霸赛去年举行了级别赛后,总决赛至今没有消息,今年的功夫王争霸赛也悄无声息。不过,正带领国家队出战散打世界杯的总教练张根学向本报透露了一个信息,他已拉到5千万元资金,年底极可能将有一项比赛开幕。这一消息也得到了福建散打队主教练刘献伟的印证,他告诉本报,目前武管中心正组织有关专家调研,这极有可能是一项全新的散打大赛。

与名嘴pk猜英超 赢签名球衣 >[:jinti]

西安南郊开锁公司
资产管理公司转让
冷冻离心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