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亚投行将美国领导力撕开裂口组图

2018-12-06 21:23:08

亚投行将美国领导力撕开裂口(组图)

亚投行的成立,对于迫切需要“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亚洲基础设施络而言,恰逢其时。而日本等国家从冷漠旁观到表态愿加入,从初创期和框架内争夺话语权的寓意非常明显。

据媒体消息,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日前在会见时表示,如果日本政府提出的相关条件得到满足,可以考虑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AIIB或亚投行)。这是日本政府首次改变口径、表达加入亚投行的意愿。至此,在英、法、德、意、日等西方经济大国都纷纷表示加入的背景下,AIIB的存废之争已告一段落,今后投资和借贷的效用之争将成为新焦点。

亚投行将美国“领导能力”撕开一道口子

从一开始,美国便一直在用一种“政治经济学”的方法看待关于成立亚投行的倡议—它认为中国在这个新组织中的胜利,更多将不是经济上的,而是政治上的。为此,奥巴马不惜亲自打给盟国领导人,劝阻加入。但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等原有国际经济合作框架下,美国给予盟国的利益和实惠的能力也几乎已经发挥到了,没有能力再像当年扶植希腊、日本和德国那样为盟国的经济输血。经营多年的TPP和TTIP“两洋战略”,也更多是为了发达盟友之间的经济整合,而不是为盟国提供新市场。

在亚投行专注的基础设施投资领域,更多构成了新组织和既有组织之间的互补关系。对一些很难从既有组织中获取更多机会的国家,为新的经济蛋糕动心本就无可非议。美国对盟友们的告诫—不要被中国蛊惑,不要罔顾环境、透明度和治理问题等,越来越变成了一种教条化的说教。盟友们也完全有能力理直气壮:我们不加入的话,怎么才能让中国更重视这些问题呢?如今,日本已无法再和美国一起“抱残守缺”,防止被冷落的办法,便是主动进来分一杯羹。麻生称,亚投行的借贷决定,应该由董事会来做出,而且要确保可持续性。

主要盟国纷纷“倒戈”,奥巴马政府此刻的外交败局已成定论,下一步,要看亚投行对新兴市场的开拓,将如何倒逼美国采取更积极的态度。如果美国片面地将亚投行的成立理解为中国“软实力”对美国的压制,将两国在这一问题上的博弈看作实力的对冲,未免过于偏私和狭隘。反过来,正面“引导”中国在亚投行问题上的战略意图,求同存异、合作共赢,也更容易实现而非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

新机构话语权的生成仍需长时间的沉淀

美国和日本一起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一直是亚洲经济舞台上的“地头蛇”。透过它,美日两国的战略意图和价值偏好,往往可以以更加隐蔽和有效的方式传递到对象国社会中,甚至包括对对方国内政治的干预。很多时候,即便是绕过这一平台的双边投资行为,也都会或多或少地受到它的“既定规则”的一些影响。

日本之所以原来和美国一样态度坚决,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担心被“挖墙脚”,失去垄断地位。但与此同时,据亚洲开发银行预测,2010年到2020年,亚太地区约有8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需求。以现有多边机构之力,又切切实实地难以满足实际需求。亚投行的成立,对于迫切需要“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亚洲基础设施络而言,恰逢其时。

存废之争尘埃落定之后,围绕亚投行话题的争议将逐渐转入投资效用问题。中国是亚投行成立倡议的主要发起者,也是游戏规则的主要制定者。主要经济大国从冷漠旁观到纷至沓来,自初创期和框架内争夺话语权的寓意非常明显。

客观上,这样的争夺,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印度等亚洲大国的话语权,但也有利于新机构的“健康成长”,特别是在提高公信力方面。尤其是在业务展开方式和投资环境评估问题上,西方发达国家有更丰富的经验。发起者称,新机构在借贷和投资规范上,不会比既有的国际标准低多少。

迄今,亚投行仍处于成立前的筹备阶段,后面的路,要比这一段长得多。特别是在亚洲这样一个既欣欣向荣又多元多变的新兴大市场中,部分国家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融资需求巨大,还贷能力却严重不足。种族冲突、宗教矛盾、社会分裂又同时构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投资陷阱。如何整合资源,下好一盘大棋,将是对亚投行的严峻考验。(史泽华)

综合:新京报 央视评论员组 人民客户端

电力电缆厂家
氟碳铝单板
嘉立创在线下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