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租用191亩耕地的修路游戏济西湿地公园以

2018-10-28 11:56:40

租用191亩耕地的修路游戏 济西湿地公园“以租代征”涉嫌违规

经济导报 张宜俊

191亩耕地,在没有相关道路规划及土地性质变更的情况下,被“租用”来修道路,其中部分属于基本农田。土地“租用方”在平整的麦田里推开一条约50米宽的道路建设带,而后在还未建成的道路两旁栽上了五六米高的树木。

生米即将煮成熟饭之际,情况突变,原本铺垫路基的石块被挖出拖走,之后土地“租用方”在这块耕地上种上了玉米。

路还修不修?不修,为什么不及时把地还给村民?修,为什么在地上种上了玉米?

耕地“被租用”

此前,经济导报收到济南市长清区平安街道办事处新五村村民代表潘孝仁反映,有单位占用耕地修路。

为此,6月17日、19日、25日,导报走访了涉及此次耕地被“租用”的新五村、鹁鸽孙庄村、抄纸王村(亦称“前王村”)、藤屯村。上述4个村庄都位于济南市长清区平安街道办事处辖区内,大体从西北向东南延伸,“被占”耕地面积分别约为16亩、4亩、31亩、140亩。耕地被“占用”之前,村民接到过通告。之后于今年3月底,麦田被清理,当时小麦还未收割。6月17日,导报在现场看到,与旁边小麦秸秆覆盖的麦田相比,近50米宽的道路建设带半裸露着地表,尤其显眼。

“土地征用方是湿地公园。”6月17日,新五村村委会主任王磊告诉导报,湿地公园以土地租用形式给予被占地的村民每年每亩1400元的补偿,分两季发放,每季700元。

据了解,王磊及其他村民口中提到的湿地公园即是围绕济南玉清湖建设的济西湿地公园,其开发投资方为济南市西区投融资管理中心(现为“济南西城投资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济西城投”)。这条道路的投资开发方也为济西城投。修路的目的就是为了连接济西湿地公园东南出口与经十西路(220国道)。

“对于每亩耕地每年1400元的补贴,村民觉得价钱还算合理,毕竟不用再操心(农活)。”藤屯村村委委员梁兆起告诉导报,阶段每亩700元的青苗费已经发放给村民,这就算是一季的租用费了。导报接触的村民,都称确实拿到了青苗费。

导报了解到,湿地公园每年向村民支付每亩耕地1400元的“租用费”,目前只是口头说法,并没有签署正式协议。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被占”耕地面积的藤屯村在决定“出租”耕地给湿地公园的过程中只是在村委层面召开了会议,同意之后向村民转达了意见。梁兆起认为,村民对于这种“租用”形式以及操作程序意见并不大。

涉嫌违规

对于梁兆起所说的“意见并不大”,在新五村的潘孝仁及另外一些村民看来并非如此,他们有自己的疑问———城市道路用地能以“租用”的形式修建吗?

6月26日,导报咨询了山东康桥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马山子。她向导报分析说,对于耕地,特别是基本农田,国家法律有严格的特殊的保护,不得违反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并且土地用途实行国家管制,禁止任何单位或个人非法占用耕地及破坏基本农田。

6月25日,导报从济南市国土资源局长清分局了解到,根据2012年9月制定的平安街道办事处土地利用规划图,涉及被“租用”的耕地部分属于基本农田。

根据导报介绍的情况,马山子表示,这条近50米宽的道路原来为村集体所有的耕地,如果要合法修建公路,必须依照法律按照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办理农用地转建设用地的审批手续,按土地征收程序办理征地手续,并依据法律规定给予村民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费等费用,否则是违法的。

此前,导报还从长清区行政服务审批大厅规划局窗口了解到,相关土地利用规划中并没有这样一条近50米宽从西北向东南延伸,依次经过新五村、鹁鸽孙庄村、抄纸王村、藤屯村到达经十西路的道路。

导报6月26日致函济西城投核实相关土地规划以及土地变更程序。6月27日,济西城投相关工作人员引导导报来到长清区平安街道办事处以解释相关问题。但对于上述规划及土地变更核心问题,平安街道办事处王姓工作人员无法做出明确解释。

“这是以租代征。”6月25日,抄纸王村一位村干部如此告诉导报。

现在被“租用”的耕地里种上了玉米。大多数村民并不清楚玉米是谁种上的,而一些村干部告诉导报,这是湿地公园种的。

原本“租用”来修路的耕地种上了玉米,村民不免疑问,“这路到底是修还是不修”?这种信息不透明使得坊间传言四起:有人说这是防止土地荒芜而用的“缓兵之计”;有人说这是为了防止被卫星监测到耕地被占用;还有人推测,是因为开发方手续没办全,底气不足。

对于目前这一现状,新五村村民选择在“被占”耕地上种上自家的玉米,把耕地“夺”了回来。对于村民的这种举动,湿地公园没有出来阻止。新五村村主任王磊对此不置可否,此次被占耕地面积的藤屯村则暂且持观望态度。

修路方案引质疑

对于相关土地规划、性质,大多数村民并不了解,也并不太关心。在藤屯村采访时,导报听到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不反对修路,而是反对这种修法”。

何种修法让村民如此反感?

“这条路斜着从麦田里穿过去,原本较为方正的麦田被分成了两半。”藤屯村十组组长苑示泉说。如此修路,使麦田碎片化,播种、灌溉、收割都变得很麻烦,成本也会更高。很多村民认为,这条道路原本不应该在此另辟新址修建,而应该沿着原有的村庄道路进行改善扩建。而上述王姓工作人员对此解释说,扩建原来的道路会妨碍村民出行。导报从现场观察到,以新修道路的起点、终点为标准,原有几条道路的距离确实相对较远也相对较窄。

与藤屯村情况略有不同的是,在新五村、鹁鸽孙庄村、抄纸王村,“主要矛盾”集中在种树问题上。

6月19日,鹁鸽孙庄村委委员许凤林告诉导报,孙庄村被“租用”的耕地不到4亩,一共涉及3户村民。但是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是,还未修建起来的道路两旁种上了五六米高的树木。“这么高的树,其遮阴会影响两边麦田的产量。”许凤林说,搞规划的人只是坐在办公室里拍脑袋。

“我们不反对修路,谁都知道,要想富,先修路,但是栽树行为确实欠妥。”许凤林认为“租用方”应栽种更多低矮的造型树。出于村民阻止,穿过新五村、抄纸王村这一段的道路两旁种树计划被搁置。

眼看播种玉米的时节即将过去,目前这些“被租用”耕地如何处理,尚没有明确的结果。

嘉和世纪城
万科金域长春
嘉乐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